正文部分

足协罚单爆表 为何中超仍变“怼超”?

  看到“冲突常态化”的中超,足协或许想问:开了这么多罚单,却仍然管不住中超!

  最近的体育圈都流行一个借古喻今的手法,诸如刘国梁的岳飞与秦桧等。如此一看,足协和其治下的中超联赛,则也可用一个历史事件套用——商鞅和他变法下的秦国。

  读过高中历史书的人们或许还记得,商鞅变法有一招叫做严刑峻法,经典的事例有随地乱倒垃圾要剁手,一人犯法全家连坐等等,而商鞅本人最后也死在了自己制定的残酷刑罚——车裂。

  这个赛季的足协,就好比是商鞅,对其治下的中超联赛使用了一招罚字当头的策略。在中超新政的作用下,买买买已成昨日黄花,罚罚罚,才是当下王道。

  赛季开始之时,已经是“换了人间”的足协就十分强调赛场纪律的问题,还特意召集各队开会强调,生怕已经走向国际化的中超出现各种丑陋的违纪行为。谁知怕什么来什么!

  史上最贵中超的开头大戏,仿佛奠定了今年中超将以“火药味”为关键词。首轮京粤大战,裁判黑晓虎一共出示13黄2红,如此高的出牌效率令人咂舌。

  随后,足协又顶住了巨大的舆论压力,给予那轮比赛中出现犯规行为的特谢拉、赵和靖、郑智追加停赛和罚款。毫无疑问,足协就是在用这种方式告诉所有队:只许老老实实,不许乱说乱动!

  这种做法就如同是前文提到的商鞅变法一般,严刑峻法和杀鸡儆猴两手抓,两手都要硬。

  但中超球员很快用“精湛”的表现打脸足协的专政是无用功。

  当秦升的脚掌狠狠地跺向维特塞尔的脚面;当世林的大拇指竖向正为踢飞点球懊悔的帕托。

  天才的球员们,用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表现手法,花式考验着足协纪委会专家们解读条款的能力。

  但是,秦升和孙世林等人的对手是一群本着道高一尺魔高一丈、喜欢惩前毖后但不会治病救人的人。于是就诞生了秦升那张震惊世界足坛的罚单。

  这张罚单,堪称今年联赛的转折点。从此,足协罚罚罚不停手,比赛却还是乱乱乱个不停。

  苏宁与恒大比赛,双方冲突导致比赛中断近3分钟。亚泰贵州一战,赛后贵州门将苏渤洋挑衅球迷引爆冲突。京津德比,两队冲突不断、嘴炮不停。

  当然还有本就嗜血的上海德比。

  但这一切,似乎都是618富力上港大乱斗的铺垫。

  截至6月29日,2017赛季的前14轮各队已经收获了各种罚单54张,总罚款数量为99.8万人民币。而去年一个赛季,中超俱乐部获得的罚单仅仅只是61张。

  可为何如此众多的罚单,却难以平息中超愈演愈烈的“戾气”?

  首当其冲的,还要属一些罚单不服众,联赛纪律条例存在漏洞。例如接连击倒奥斯卡和秦升的《纪律准则》第56条和第49条,定义模棱两可,给执法者留下了较大的自由发挥空间。

  规则的模糊性,更造成了对被处罚者的双重标准。例如在奥斯卡受罚以后,有媒体人就位秦升鸣不平,秦升一脚下去禁赛了半年,论性质奥斯卡的行为就真的比他轻微?

  此外,行政化干预太过明显。就秦升一案来说,原本足协裁定禁赛6场,可某部门大笔一挥变成了半年。而秦升此后维护自己权益的上诉,也因为一些原因不了了之,其过程实在令人深思。

  处罚结果越是不服众,就将引发连锁反应。若不是因为此,上港的球员和球迷又怎会闹出声援奥斯卡的T恤风波?而胡尔克和武磊又因此禁赛2场,如此简单粗暴之做法将加深联赛和管理者的对立,足协将在重罚与更重罚的沼泽中愈陷愈深。

  另外,中超联赛水平愈发高级,可裁判水平完全无法配套。本赛季的每一次严重冲突的背后,都有裁判问题作为导火索。

  在中国的联赛中,“裁判是傻x”已经成为赛场黑话,但这句看似粗鄙不堪的词语,反应的确是我们裁判水平低下的无奈。

  因此,足协在没能提升裁判水平的前提下,一味的重罚球员,重罚冲突,只能治标,却无法根除病灶。

  而造成教练和球员习惯性暴走的原因,还有高额的投入下对成绩的要求,以及不断加码的联赛新政。

  本赛季,从斯科拉里到李章洙,从贾秀全到博阿斯,大量的主帅被请上看台呆了几场,这在前几年是完全看不到的景象。毕竟在巨大的成绩压力面前,在和颜悦色的教练,也会在一瞬间失控。

  而限制外援人数和U23政策,让许多球员压缩了展示自我的空间,倘若在有限时间内脚风不顺,只好将这戾气发泄到足球以外的地方。

  总之,足球决策者们如果再不进行反思而是一味地追求简单粗暴,那下一次要讨论的或许就是商鞅的悲剧,为何一再重演的问题了。